没熟人怎么开麻将馆馆老板被杀血案是哪一集

2005年冬天的一个早晨,一阵急促尖锐的警笛声,打破了古城洮南原本的宁静。洮南西郊五公里一家粮食收购部内,一男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2005年11月30日早8时许,洮南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在洮南市五公里处马祥(化名)的粮食收购部内,有一男子被杀。报案人是一对王姓父子,原本一大早高高兴兴地到收粮点卖粮,没想到推开门是这么惨烈的一幕,粮食收购点老板马祥倒在血泊之中。接案后,洮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现场勘查发现,案发屋内地面、墙面、家具均有血迹,死者系被人用钝器重击头部导致死亡,被害人已死亡多时,屋内有大量翻动痕迹。民警立即兵分两路,一组迅速围绕马祥的社会关系展开调查。另外一组继续对现场进行细致勘查。

民警了解到,马祥长期经营粮食收购生意,平时为人和善,无债务纠纷,也未发现与他人存在情感纠葛和恩怨过节。据马祥邻居顾某提供线索:29日下午17时许,曾看见一名身穿军大衣的男子在马祥收粮点外徘徊,该男子看到顾某后曾假装小解躲躲闪闪,因该男子其形迹可疑,顾某特意提醒马祥要小心点。民警在案发现场提取到了嫌疑人的脚印,经辨别为黄胶鞋印。同时,在距屋外北侧约50米处发现了马某的手机和一把带血的铁锤,民警提取保存了相关物证。据死者家属提供信息,现场还有1000余元现金被盗。鉴于案情重大,洮南市公安局立即组织警力开展地毯式排查。

但受当时工作条件和侦查手段等因素的限制,警方始终没有收集到其他有价值的案件线索,导致案件悬而未决,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16年来,洮南市公安局始终未曾放弃对案件的追踪调查。

近年来,科技兴警让刑事技术突飞猛进。先进科技手段为民警破获陈年旧案提供了有力支撑。2021年4月,洮南市公安局接到了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当年现场物证与曾出现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武川县的汪某信息相符。得此消息后,侦查人员如获至宝,立即围绕汪某展开调查。

民警首先对洮南籍人口进行梳理,发现果有此人,但身份信息仅停留在了2006年。经查,汪某于2006年办理过护照,拍摄过免冠照片,但并无出境信息。侦查人员在洮南本地围绕其亲属展开摸排。发现汪某在洮南有一前妻和儿子(当时孩子12岁),兄弟姐妹共9人。从其前妻处了解到,2006年年初,汪某以去北京打工为名离开了洮南,谁知汪某这一去之后便像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讯,兄弟姐妹也都不知他的下落,无奈之下,其前妻通过法律程序起诉离婚。

同时,民警还了解到,汪某在洮南居住期间以打零工为生,因洮南市“5公里”处收粮点较为集中,部分打工人员,经常性的在某一收粮点聚集等活儿,汪某曾是其中一员。通过大量走访当年与汪某一同打工的人员得知,汪某曾经常在马祥的收粮点打工,后期突然消失。比对的信息、工作的经历、突然的消失,多个疑点都指向了汪某。

经过前期大量侦查和线索积累,专案组决定前往武川县进行调查。民警首先来到了武川县公安局,了解到2019年武川警方在抓捕当地吸毒人员“愣子”时,汪某与其同住,遂将其一同带回局里了解情况。起初汪某拒不交代自己的真实姓名,经警方多次询问才交代其叫汪某。因其形迹可疑,武川警方在核实了其并无违法犯罪信息后,采集了其个人相关信息便将其放走。

在武川警方的配合下,专案组找到了“愣子”。“愣子”并不知道汪某的真实身份,只知道大家都叫他“东北老李”。两人因打工结识,此前,老李会经常性买一些酒菜跟他一起吃喝,也会偶尔在其家中短住。在“愣子”的印象中,东北老李是一个十分古怪的人。生活中从不使用任何通讯设备,走路从来不走大路,爱打麻将,经常出入麻将馆。当时坊间就有传言,说老李是在东北杀了人跑出来躲事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出于自我保护的意识,“愣子”曾经多次跟踪过老李,但因为其活动区域是武川县水泵厂附近一片面积较大且错综复杂的平房区,多次跟踪都以失败告终,未能得知老李的真实住处。为了不打草惊蛇,民警化装成农民工,逐一走访了当地大大小小的麻将馆和务工人员集散地,很多人都表示2019年以前曾见过老李,但近期均未见过此人。

专案组的侦查工作因此一度陷入僵局。汪某是否还在武川?继续侦查是否能有收获?正当侦查员们一筹莫展时,武川警方又为专案组提供了一条线索:2019年,一麻将馆内一男子意外死亡,汪某当时在场,麻将馆老板曾与汪某一同到县司法局接受询问,后又要求老李帮忙作证,但老李从此消失了。武川县公安局又多次查找汪某,但一直未果,只能通过司法局监控记录截取了汪某的人像截图留存记录。经与护照照片比对,虽然时隔15年,但两张照片相似度极高。

2019年,汪某的两个兄弟曾到武川寻找过他,但一直未能与汪某取得联系,据“愣子”讲述,他曾告知其洮南来人找他,但并未告诉他是其家人,汪某自此便鲜有音信。专案组判断,当时的汪某可能以为东窗事发后警方找上门来,才更加小心的隐匿了行踪。专案组分析,汪某已在武川生活多年,且没有***件,外出不便,应该还躲藏在武川县。

民警再次深入武川县的民工集散地,以寻找东北老乡的名义开展走访调查。期间排除了相似人员近百余名,功夫不负有心人,曾经和汪某一同打工的一名老同志一眼便认出了照片中的“东北老李”,并称近期见过此人。这一线索的获取,给专案组成员吃了一颗定心丸。专案组根据老同志的描述,圈定了汪某活动的大致范围,经过近半个月的秘密蹲守、细致摸排,发现了汪某的藏身之地。5月9日,在确认汪某在家后,办案民警破门而入将其抓获,试图反抗的汪某见大势已去,束手就擒。

汪某到案后,侦查人员便对其开展突审,但汪某对其真实身份及犯罪事实始终避而不谈。民警只要提及案情,汪某便极其紧张。5月10日8时许,嫌疑人被押解回洮南市公安局办案区,审讯工作如期进行,具有多年刑侦工作经验的局领导亲自参与审讯,最终攻破了汪某的心理防线,侦查人员立刻抓住时机开展审讯,最终,汪某如实供述了自己于2005年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

汪某交代,他从2003年开始,就在马祥的收粮点打零工。在一次装卸绿豆的过程中,由于活儿没干好,被马祥斥责了几句,便一直怀恨在心。2005年的11月29日17时,大量饮酒后,汪某便想到老板马祥处借点钱,考虑到马祥未必能够借给自己,便顺手拿了一把锤子藏在身上,自己思忖:如果不借,就给他点颜色看看。

到了马祥的收粮点后,大门已关,汪某翻墙进入了收粮点。果不其然,马祥在问明其来意后非但不借,还当面斥责了他:“借谁也不借给你这样的人”,马祥的这句话极大的刺激了他。借着酒劲,汪某掏出锤子狠狠的砸向了马祥的头部,突如其来的一击让马祥措手不及,他忍着剧痛高声大呼“杀人啦,快来人啊!”担心马祥喊来外人,汪某上前又是重重一锤,马祥直接瘫倒在地,没有再发出一丝声音。

此时的汪某已经近乎麻木,他快速的翻找抽屉、衣柜以及有可能存放财物的角落。最终,翻找到1000余元现金和马祥的手机,便仓皇逃离了现场。走到距离现场北侧不远处,汪某感觉手机的用处不大,也不值钱就随手将手机丢弃,走了一会儿,又将锤子丢弃。回到家后,酒精的刺激已经慢慢减退,汪某开始慢慢感觉到害怕,***虽然暂时没有找到他,但他感到事情终归是要败露,在惊恐中度过了一段时间后,便离开了洮南。

说到这16年来的生活,汪某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不敢使用手机,不敢透露真实姓名,不敢到处乱走,为了更少的与人接触,每年只在夏天务工。尤其是2019年后,警方的多番查找让他极度恐慌,半夜11点后才敢出门,租住在一所破旧的房屋内,常年用窗帘遮挡,长期生活在阴暗潮湿、异味弥漫的环境中,只靠一部半导体收音机获取外界信息,过着与世隔绝的非人生活。

在交代了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后,汪某卸下了16年的沉重包袱,体会到了久违的释然与轻松。但,他人的生命不容践踏,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9日凌晨,西安市雁塔区杜城村发生一起持刀砍人事件,几名少年在斗殴时一方持刀行凶,致对方一死一伤。目前,两名嫌疑人已在家属陪同下自首。

  据知情人介绍,事情发生在9日凌晨2时许,在杜城村有两伙人打架,一方3人对另一方的2人,双方年龄都不大,均是十几岁的年纪。打斗中,其中一方的一名少年脖子中刀,不久后死亡。而据了解,事发不久,村子中一家麻将馆内蹒跚闯入一名小男孩求助,请求老板帮忙报警。就在老板报警期间,却发现小男孩脖子上有一道伤口一直在流血。等后来120赶到时,男孩已昏迷,其后获悉,该男孩不治身亡。据警方调查,当时持刀行凶的是3名十七八岁左右的男子,受害方是死者及其哥哥,目前受伤的哥哥在医院接受治疗。

  9日一大早,行凶的两名嫌疑人在家长的陪同下到派出所投案自首,案件在进一步调查。7月9日下午13点50分,公安雁塔分局官方微博“西安市公安雁塔分局”发博文称:9日凌晨2时许,雁塔辖区杜城村发生一起故意伤害案,致一死一伤。现两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向警方投案自首,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华商报记者从警方了解到,双方系在打架斗殴中酿出血案。

本报吉林讯(记者 李洋) 9月12日23时50分许,吉林市丰满区泰山路附近的龙湾雅苑天山小区内,一女子在家中被杀死,一男子被捅成重伤。

案发地点为龙湾雅苑天山小区14号楼1单元1楼左门。昨日零时20分许记者赶到该小区时,警方已经将现场封锁。14号楼靠近该小区北门口,西侧紧邻一米左右高的栅栏围墙。附近比较黑,能见度不足5米。

10余名***正在现场勘查,通过手电光可以看到14号楼一楼楼道及外面道路上有血滴。

“这是伤者被送往医院的途中滴落的,伤者报完警后,我们立即就赶到了,然后迅速将他送往医院。当时的第一要务就是先保住他的命。”一位民警说。

“***到的时候,在门口要求我将他们带到1楼左门,并打开了房门。进去后发现一个女的,40多岁,仰面躺在床上,穿着睡衣,满身是血。男的50多岁,当时在卫生间里,前胸、胳膊受伤了,血流得满身都是。”小区内一名保安说。

记者在门口看到,该房间为两室一厅结构,客厅中有一张麻将桌。

上述保安介绍,他按照小区要求,每个整点时刻进行一次小区内全面巡逻,“巡逻到14号时,曾经听到案发的房间内传出争吵声音,但是声音不大,我站在外面听了一会儿,没有听清楚他们在吵什么,只听到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的声音,没有听到是3个人在争吵。”

住在事发地二楼的刘女士说:“当时我睡下了,没听到争吵啊。后来警车往外抬东西的时候,楼下的灯一晃一晃的,我才醒的。”

昨日9时许,记者赶到伤者所在的吉林医药学院附属医院,伤者已经进行完手术。

伤者李先生躺在住院部病床上,胸口、手臂等多处地方已经缠裹了纱布。床头卡片显示,其右前胸、左上臂有外伤。医护人员称其未脱离生命危险。

看到有人来了,李先生勉强睁了一下眼睛,旋即闭上。陪护家属称其因伤至肺部,不能说话,大多数时间处于昏迷状态,“刚刚才醒来的,估计一会儿又得睡去。”

据了解,伤者今年57岁,在吉林市某公司担任司机职务。

昨日10时许,记者再次来到事发小区。案发房间房门紧闭,敲门无人应答。

“这个女的叫王越(音),她是在这里租房子住的,在这住了有三四年了。家里有3台麻将桌,大家没事的时候,都去她家打打麻将,她人挺好的,挺开朗的。”一位邻居说。

居民:凶手疑为死者前男友

“她以前有个男朋友,处了能有两年吧,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分手了。受伤那个男的,是她新处的男朋友,两人处了大约有两个月了。这事跟开麻将馆没有关系,好像是因为感情问题,还涉及债务问题,但具体的就不清楚了。”一位自称与死者“比较熟”的居民说,“昨晚我听***打***的时候,说伤者报案的时候提到过凶手是王越以前的那个男朋友,但是我们都不了解她前男友的情况。”

目前,警方已经立案,正在进一步调查,对于居民所谈到的情况,警方没有做正面回答。

(请黄先生查收新闻线索奖50元)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新任公安局长被恶霸打第几集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